2分pk10注册_热门节目遇瓶颈 “歌手”“跑男”最新季显 疲态

  • 时间:
  • 浏览:1

“歌手”“跑男”最新季疲态尽显,热门节目已遇到瓶颈

爆款难见,国产综艺需努力

本报记者 李夏至

第六季“跑男”又回来了。最新季《奔跑吧》即将于下周开录的消息,再次将这档全民综艺带到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儿的身后。不过,这次回归这么收获太多的欢呼,更多则是“跑男还能玩同类”的问題。

无独有偶,正在播出中的《歌手2018》,也再难回到2013年首播时的巅峰热度。从《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到《奔跑吧兄弟》《我是歌手》,同类另三个 多 多多被视作爆款的综艺节目,在两三年内疲态尽显,后继乏力。一帮人甚至指出,2017年的综艺市场全年无爆款,全民综艺的热潮似乎就此终结了。

尴尬

多款热播综艺收视仅为1%

回望2017年的国产综艺市场,乐正传媒联合创始人彭侃倒是选出了五六档他眼中的“爆款”,《中国有嘻哈》引领了嘻哈文化,《王者出击》尝试了IP跨界,而《向往的生活》开创了“慢综艺”类型,“在其他人的品类上实现了突破,符合爆款的标准”。不过,在自媒体“冷眼看电视”创始人、综艺观察者杨智帆眼中,即便像《国家宝藏》《演员的诞生》同类节目吸引了不少社会关注度,在舆论话题的热度上也表现不错,但我希望和后能 的《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相比,称其为“爆款”还远不足合格,“‘爆款综艺’的定义应当包括全民热议、播放数据靠前和引领类型等多重标准,而并非 单纯从网络话题度另三个 多 多维度去评判。”

彭侃也指出,“两三年前的《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和《我是歌手》,收视率最高都破过4%,而去年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也才超过2%。”而同类“破2”的节目,大多数还是“综N代”。根据2017年省级卫视综艺节目平均收视率统计排行,排名第一的节目为《奔跑吧》(原《奔跑吧兄弟》),收视率为2.886%,第二名则为《中国新歌声》(原《中国好声音》),收视率为2.146%,而2015年的《中国好声音》总决赛收视率一度达到6.843%。

“意味着着还按照过去收视率和播放数据的标准来考量,觉得去年的爆款节目并非 符合标准。”杨智帆透露,这两年电视综艺的收视率老出了断崖式的下滑,意味着着对收视率造假的管控加强,如今热播的综艺节目收视只在1%上下,而普通的周间节目收视率仅为0.3%到0.4%。以《国家宝藏》和《演员的诞生》为例,尽管两档节目在网络掀起了多次讨论热潮,但两档节目的收视率仅在0.5%和0.9%左右。

根源

分众时代不再全民追看

综艺爱好者东东另三个 多 多多是“跑男”的忠诚粉丝,但去年她简直这么完整篇 看完第五季节目,我希望偶尔在周末时惯性打开电视机,断断续续地看最新一集。在彭侃看来,同类伴随式观看意味着着“跑男”意味着着变成了“下饭综艺”,而这也是“综N代”还能维持较高收视、却不再能成为爆款的意味着。

“国际上有个论调叫‘超级模式的终结’,我希望说随着太多频道、在线网站、移动平台的涌现,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儿的注意力日渐分散,娱乐内容的选者指数增长,像过去那样老出拥有大众市场的爆款节目这么难。”彭侃认为,“好声音”“跑男”和“歌手”所代表的国产综艺面临的几乎是不可逆转的颓势,而同类困境也意味着着成了业界共识。

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淞认为,“所谓爆款,实际上是在高标准的价值观与青年化、时尚化的潮流之间找到最大公约数。在中国现有的环境中,这觉得颇具挑战。创作者一生只另三个 多 多多爆款,同类时间有的是在为同类爆款做准备。”杨智帆也表示,未来的综艺市场将不再追求泛大众化的全民爆款,我希望要区分群体和圈层,从覆盖范围上显然就要比大众节目要小。

杨智帆并非 认为节目受众的缩小是坏事,我希望同类新的观看依据和商业模式。如《中国有嘻哈》我希望以大众手法做小众题材,从小切口去切入,最后通过特定受众向普通群众渗透。“像《奇葩说》等节目也是同类逻辑,就专注做年轻人喜欢语录题,不追求迎合其他人的喜好。这带来的收看体验也是不同的,就像同类人热衷看小众的海外剧,看后能 后能 分享给当事人的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儿,其中得到的满足感和意义,和后能 陪家人看《星光大道》显然不一样。”

破解

原创综艺急需鼓励创新

尽管2017年的《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演员的诞生》《声临其境》《国家宝藏》等节目表现亮眼,但近八成的节目身后藏着外国节目的影子。像《极限挑战》早期觉得照搬了韩国综艺《无限挑战》的桥段,《中国有嘻哈》被指模仿韩国综艺《Show me the money》,《向往的生活》和韩国综艺《三时三餐》同类,就连最近的《偶像练习生》也明显能看出韩国综艺《Produce 101》的影子。

“综艺节目模式的借鉴很正常,但我太多 像内地综艺另三个 多 多多赤裸裸地模仿,甚至还当事人放出烟幕弹说是有模式公司公司合作 的。”彭侃笑言,现在戛纳电视节、亚洲电视节等活动,同类海外公司甚至有的是给中国公司看预告片。杨智帆我希望无痛心地表示,他从来有的是怀疑国内综艺团队的创新力,“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我们儿的制作水准也意味着着接近了世界标准,我希望当下的制作环境如平台压力、招商压力、收视压力等,严重影响了制作团队的创新力,逼着制作团队这么依据沉下心去创作,主动或被动地‘拿来’就成了不得已的行为。”

彭侃建议,中国还要同类大胆鼓励综艺创新的政策,只另三个 多 多多多不能从机制上让原创能力有实质提升。最近老出的原创综艺节目《声临其境》,觉得是湖南卫视在试播过两期后能 ,取得良好社会反响,才决定正式进入晚间节目档期。对此杨智帆认为,同类试播制度觉得我希望对原创节目的同类实质性支持。